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新闻中心
月博首页登录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 > 月博首页登录中心 >

LPR非对称降息 新一轮存款利率调降预期升温

来源:未知 浏览数量: 日期:2023-08-24 13:32

  LPR非对称降息 新一轮存款利率调降预期升温

  原标题:LPR非对称降息,新一轮存款利率调降预期升温

  8月21日,LPR非对称降息,5年期以上利率按兵不动。

  18日,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监管总局、证监会联合召开电视会议提出,发挥好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的重要作用,增强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可持续性,切实发挥好金融在促消费、稳投资、扩内需中的积极作用。

  市场分析普遍认为,这意味着政策信号指向存款利率下调的可能性正在升温。近期商业银行净息差持续收窄,在净息差承压背景下,维持商业银行利润成为当前的政策关键。

  新一轮存款利率下调或将开启

  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8月21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为:1年期LPR为3.45%,较上月下降10个基点(BP);5年期以上LPR报4.2%,与上月相同。

  15日,三大利率(OMO、MLF、SLF)实现年内第二次集体下调,且MLF(中期借贷便利)利率降幅达到15BP,引发市场对本月LPR报价相应下调的预期。

  但从21日实际报价来看,1年期LPR报价下调10BP,幅度小于MLF利率降幅,而5年期以上LPR报价则“按兵不动”。

  多位市场分析人士预计,除了存量按揭利率调整已“箭在弦上”这一因素影响外,这或许意味着后续商业银行将根据自身经营需要和市场形势,开启第三轮(继2022年9月以来)调整存款挂牌利率。

  根据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存款利率将参考以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代表的债券市场利率和以1年期LPR报价为代表的贷款市场利率合理调整。

  数据显示,在最新LPR结果公布后,10年期国债收益率快速下行,创出新低2.545%。截至21日收盘,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2.554%。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认为,这意味着在6月和8月1年期LPR报价下调,以及近期10年期国债收益率持续下行推动下,新一轮存款利率下调过程或将开启。

  缓解净息差收窄压力

  近年来,社会融资成本不断持续下降,今年1~7月企业贷款利率为3.94%,同比下降0.35个百分点。贷款利率的持续下行不断压缩着银行体系的净息差空间。

  金融监管总局最新数据显示,二季度商业银行净息差为1.74%,同比降幅有所收窄,与一季度环比持平。

  光大证券研究所银行业首席分析师王一峰认为,从净息差稳定性的角度看,我国银行体系净息差压力依然较大,尽管国家金融监管总局公布的今年上半年银行净息差环比一季度持平,但这并不意味着净息差已经企稳。相反,后续压力依然较大。

  净息差的持续收窄,也导致商业银行利润增速有所下降。2023年上半年,商业银行累计实现净利润1.3万亿元,同比增长2.6%,增速较去年同期下降4.5个百分点。

  王青认为,此次LPR报价下调整体不如预期,将在持续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同时,缓解银行净息差收窄压力,并将推动银行较快下调存量房贷利率。

  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温彬表示,在当前银行资产端收益率仍承压的环境下,预计后续央行将继续引导存款利率下行,以维稳银行息差和利润率。存款利率的延续下行,也会在一定程度上推动居民高储蓄的转化,加快消费和投资行为,进而促进经济金融的良性循环。

  对于银行净息差风险,央行在《2023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下称《报告》)中就指出,商业银行维持稳健经营、防范金融风险,需保持合理利润和净息差水平,这样也有利于增强商业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可持续性。

  《报告》在专栏中表示,我国商业银行资产规模和利润总量逐步扩大,但净息差和资产利润率处下降趋势。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深入推进,信贷市场竞争加剧,尤其新冠肺炎疫情以来,贷款利率下降较多,银行盈利能力有所下降。

  《报告》还表示,考虑到金融周期和经济周期往往不完全同步,银行信贷风险暴露需要一段时间,应有一定的财力准备和风险缓冲。允许银行通过合理方式维持自身稳健经营,可以提升其持续支持实体经济发展能力。

  在贷款端收益率降幅明显快于存款端的背景下,商业银行在今年不断调整存款策略。例如,银行近期已暂停大额存单产品的销售。“我行大额存单目前几乎没有额度,近期定期存款利率下行得比较多,而且大额存单利率也并不高。”某国有大行客户经理对记者说。

  王一峰认为,主要银行或于近期再次下调存款挂牌利率并同步下调内部利率授权上限,且幅度将大于上轮。从存款定期化趋势看,挂牌利率下调仍将可能是非对称的,即长端降幅大于短端,此举有利于缓解存款定期化、长久期化,同时能够减轻资金空转套利。

  除了下调存款挂牌利率外,申万宏源贾东旭认为,降准对于缓和商业银行成本压力有更为直接的效果,后续仍有降准操作空间,当商业银行负债端成本缓和后,后续LPR下降的空间自然会打开。